▽誹醴啎豢▼ㄩ狟笚誹醴假齬

遠⑩弊暱pk10峚陓

2018-04-18

腕祔衾蜆庈爛場秶隅狟楷腔▲濂匋蚥捐枅蚥渾妗囥域楊◎ㄛ昄統覺憩輪蔚3呡嗣腔躓嫁假齬婓模藷諳腔庈儂壽衿嫁埶奻悝ㄛ蹕統覺寀蔚埻掛婓俋庈憩黍腔嫁赽蛌悝善蚺華蜇輪腔梆蔬苤悝奻悝﹝

▽誹醴啎豢▼ㄩ狟笚誹醴假齬

﹛﹛劉斯路資深評論員在3月11日香港舉行的立法會補選中,一般輿論都認為,愛國愛港的建制派大勝,反對派則大敗。理由是建制派搶到了兩席,分別是九龍西的鄭泳舜和功能界別的謝偉銓,戰果超出了預期。反對派也承認,萬萬想不到在地區直選一對一的力拚中輸給了建制派。至於這種結果出現的原因,則意見紛紜。筆者認為,要真正弄清這次香港補選輸贏的緣由,還要站得高一些,要看到國內外大氣候對於香港小氣候的影響,要看到中國經濟快車繼續加速前行,中國崛起的勢頭無可阻擋,「一帶一路」倡議深入人心,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日益上升,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得到全國人民的擁護,也得到世界人民的讚許。這個大氣候,不可避免對香港選民產生直接間接、有形無形以至潛移默化的影響,導致香港政治格局悄然變化。認為這次補選結果是建制派大勝,的確不為過。第一,建制派歷史上首次在地區直選中單對單打贏對手。第二,得票比例打破了長期以來的「六比四格局」。不但九龍西建制派多於反對派,而香港島兩派得票幾乎是五五比,反對派只多些微票數。第三,最為重要的是,姚松炎違法宣誓喪失議員資格,仍然試圖通過「空降」九龍西補選,等於變相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於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儘管姚被選舉主任允許參加補選,而選民用選票再次DQ了他。第四,這次補選的本身進一步確立遵守基本法的權威性。補選本身就是因違反基本法的宣誓遭DQ而發生,而選舉過程中一些主張「港獨」、「自決」言行的人士如周庭繼續被DQ,一些曾有「燒基本法」行動的人士也極力掩飾自己。可以說,這次補選劃出明確的反「港獨」紅線。反對派落敗五原因那麼,反對派是如何總結落敗的原因呢?根據報道,有認為死因一:投票率低,本身對反對派較為不利。不過,低投票率同樣對建制派都有影響,鄧家彪只保住了2016年換屆時原有票數的%,而陳家珮則保住了%,只是鄭泳舜卻不跌反升,比原來還多%。事實上,這次選戰被一些反對派名嘴形容為「民主派的生死戰」。這倒令人思考,這樣的生死戰為何還動員不到支持者?有認為死因二:反對派初選的「PlanB」問題風波引致民協成員不滿,助選時出工不出力。但是,民協和馮檢基事後都舉出實例反駁這種說法。而各票站調查,也發現姚松炎的得票全線下跌,並非只跌民協的「地盤」。最後,姚松炎也公開承認民協有幫他。死因三:高估姚松炎知名度。有分析指,姚只集中做網上和社交媒體以及一些「型格」宣傳,如踩單車巡遊拉票、用毛筆字寫白布橫額、紙皮寫選舉單張等招數,企圖重複其「軍師」朱凱Y在新界西的成功模式,但卻沒有做好傳統的選舉工程如擺街站、「洗樓」、落屋h、握手等,甚至競選海報也出得少且遲。選舉工程因而被批評相當「離地」,以為網上反應好,選情就可以大定,但其實卻一直接觸不到基層以及公公婆婆,更打不進相關社區和票倉。但反過來問,姚松炎就算天天「落區」,「洗樓」,就能增加自己的「政治美感」?恐怕這些總結也是笑話。死因四:地區工作不扎實。姚松炎空降九龍西,從來沒有地區工作,偏偏該地區房屋問題嚴重,還有大量長者人口,他們都不認識姚某人,如何投票給他呢?反而,鄭泳舜長期扎根九龍西,由2007年就擔任區議員至今,戰勝姚松炎靠的是扎扎實實地為街坊服務。死因五,DQ牌失效。反對派在這次選戰動員中大打DQ牌,以「反DQ」或「向DQ說不」來呼籲選民投票,甚至指是次「反DQ選舉」是要「守住民主陣地」,但事實這並沒有催化反對派的支持者。相反,有反對派競選團隊承認,很多選民認為DQ「無問題」。他們還提出,要提前思考,在劉小麗席位再補選時到底是否還應該打DQ牌?香港必然跟繵禤a變化筆者認為,反對派的技術性總結,並沒有或者是不敢觸及為何支持者下降這個致命的議題。筆者認為,無論是反對派的支持者下降,中間派選民倒向建制派,而建制派陣營一天天壯大,其實都要從香港的小氣候和國內外的大氣候去觀察。反對派以拉布阻撓政府施政來達到反回歸、搞「獨立」、反中央以至反中共的目的,越來越遭到市民的唾棄。而這次全國兩會國家憲法的修改更加確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高票當選也證明共產黨的領導得到全國人民的衷心擁護。儘管國際上還有某些反華人士企圖拖慢中國崛起的步伐,但是,香港的有識之士都明白,歷史潮流滾滾向前,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香港的政治格局也必然跟隨國家發展腳步而變化,站在對立面上是沒有前途的。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黃海振資深評論員歐盟與英國近日宣佈,已經與英國就21個月「脫歐過渡期」及「分手」協議的大部分內容達成一致。英方先前提議延長過渡期3個月,遭到歐盟拒絕。在過渡期內,英方將繼續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內,惟英國必須遵守歐盟的所有規則。存在巨大分歧的北愛爾蘭議題,歐盟巧施「耍猴術」,迫使倫敦無奈接受歐盟「脫歐」後北愛爾蘭將繼續留在歐盟關稅同盟內。協議完全按照歐盟的設計進行,英方最終在毫無招架能力的情況下,聲稱「脫歐」談判取得重大進展。脫歐問題可以說讓倫敦焦頭爛額、威風大掃。歐盟宣佈的協議,實質是最後通牒,在外交場合極為罕見,凸顯歐盟已經視唐寧街政府透明、無物和無能。儘管英國首相文翠珊自我安慰稱,對未來談判表示樂觀,但明眼人一看便知在英國脫歐過程中,歐盟主動出擊,佔領了制高點,倫敦則由於內憂外患只能上演被動應對的角色。對於歐盟單方面宣佈脫歐協議,英國首相文翠珊雖然在第一時間指「歐盟宣佈的脫歐協議威脅英國憲法的完整,任何一個首相都絕不會認可單方面擬定的協議」;但就如之前歐盟提出如「分手費」等系列苛刻要求,倫敦也唯有作出巨大讓步。歐盟既然作出最後通牒,就會堅持到底;儘管聯合國要求雙方冷靜、克制,也解決不了英國脫歐談判陷進「死胡同」的事實。英國已成為歐盟「盤中餐」歐盟近日拋出名為「英國和北愛爾蘭從歐洲聯盟和歐洲原子能共同體脫離的協議草案」,長達111頁,關鍵點是聲明「歐盟認為愛爾蘭與屬於英國的北愛爾蘭的邊界都應該保持開放狀態」,明確「要求」北愛爾蘭在英國脫歐後留在歐盟關稅同盟。歐盟意識到,英國內部就脫歐問題早已鬧得沸沸揚揚,猶如一盤散沙,為保證歐盟的既得利益和未來不再有國家像英國那樣提出脫歐,於是決心破天荒下達最後通牒。鑒於英國內部意見不一,歐盟為了對其他成員國發出警示,一致同意向倫敦收取龐大「分手費」,對英國來個下馬威。當英國正式開啟英國「脫歐」程序時,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將一份「脫歐」指導方針草案遞交給歐盟27個成員國討論表決;在隨後的特別峰會上,唐納德遞交的草案僅用4分鐘就一字未改得以通過,凸顯歐盟成員國對英國脫歐立場強硬一致。歐盟於是要英國先解決錢的問題,交納600億歐元高額「分手費」,然後讓倫敦無奈接受對北愛爾蘭問題的通牒,顯示歐盟自英國脫歐談判之前、之中、之後都視唐寧街為談判餐桌上的「盤中餐」。楊志強資深評論員 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新增「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內容。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指出,憲法修正案表明,中國共產黨是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緊密連在一起的,而基本法源自憲法,倘有人喊「結束一黨專政」,或會與憲法和基本法牴觸,甚至影響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香港是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從整體而言,當然也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一國兩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認同「一國兩制」首先必須認同「一國」,擁護憲法就要尊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要尊重共產黨領導的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譚耀宗提出的問題涉及香港特區如何進一步明確憲制秩序和維護憲法尊嚴,而箇中關鍵就是必須認同和尊重中國共產黨在國家體制中不可動搖和不可替代的領導地位。應尊重內地社會主義制度反對派長期抗拒「一國」,拒絕擁護憲法和尊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所以譚耀宗此次一針見血地觸及他們的要害,他們馬上抹黑譚耀宗的話是「打壓言論自由」、摧毀「一國兩制」,並揚言不會停止呼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聲言,譚耀宗的說法是「進一步收窄港人言論自由」;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稱,國家憲法「不適用」於香港,譚耀宗是在「危言聳聽」;公民黨創會成員陳文敏稱,如不能提出「結束一黨專政」等批評,是損害香港的基本價值,云云。尊重國家憲法、維護國家憲制秩序,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和法律責任,反對派指責這一憲制要求和責任是「進一步收窄港人言論自由」,根本是顛倒是非、危言聳聽,而且暴露他們拒絕接受、尊重、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憲制規定。在香港特區公開鼓吹推翻中國共產黨、叫囂「結束一黨專政」,肯定是違憲和違法的行為,此一荒謬局面不應再被容忍和持續下去。反對派中頑固堅持上述違憲主張的人,無資格參選立法會和出任公職。如何更好地體現國家主權意識、維護憲法權威與地位,是特區政府相關部門未來需認真考慮並積極跟進的工作。憲法是包括香港特區在內的全國的最高法律,在全國範圍內具有最高的效力和權威。雖然香港並非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但必須尊重與認同國家按憲法實行社會主義制度、憲法規定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以及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等重大國家制度體制。憲法修正案第一條加入的「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尤其適用於香港。反對派所謂國家憲法「不適用」於香港,是罔顧香港特區憲制秩序的一派胡言。不容激進反對派排斥「一國」香港回歸20年來,中國共產黨開創的「一國兩制」事業切實維護港人的福祉,贏得了港人的普遍贊同和擁護,也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讚譽。歷史已經說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對包括「一國兩制」在內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事業,不僅是最重要的條件,而且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陳文敏稱如不能提出「結束一黨專政」等批評,是損害香港的基本價值云云,完全是昧心之論,其心可誅。香港激進反對派和「港獨」勢力排斥「一國」、抗拒中央、搞所謂「本土自決」、「香港獨立」,用各種歪理邪說來否定、詆毀中央人民政府對香港的管治,否認香港是國家一部分的事實,有些人甚至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等重大的國家制度體制。不管這些人打出什麼旗號,偽裝成什麼理論和口號,必須毫不猶豫地予以反對和遏制。此次修憲增寫「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是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治國理政的重大舉措,也是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的憲制保障。香港有人鼓吹「結束一黨專政」,企圖顛覆國家制度,明顯挑戰憲法,衝擊「一國兩制」的憲制基礎,這並非受法律保障的言論自由,持這樣主張的人無資格參選立法會和出任公職。香港社會應增強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對任何誣衊、反對和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地位的言行堅決說不。曾淵滄博士今年財政預算案公佈後,爭論最多的焦點就是應否全民派錢。部分建制派也支持全民派錢,與反對派站在同一陣線。不少評論都認為,反對派與部分建制派都認為應該全民派錢的原因是3月11日是立法會補選投票日。反對派與部分建制派都認為全民派錢最受選民歡迎。多年前,特區政府也曾經在財政預算案中提出全民派錢的建議。但是,得到的反應卻是反對的聲音比支持的聲音大。當時,反對派群起反對,今日,這些在當年反對全民派錢的反對派中人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為了自我完美的解釋,他們提出一個新的論點,那就是反對特區政府投資於未來,興建他們認為是「大白象」的工程。因此,最好是將財政盈餘全部用來全民派錢,錢派光了就可以阻止特區政府投資於未來。多年前,這些人反對全民派錢,反對的理由是不該派錢給富豪如李嘉誠。現在,這群人不再介意派錢給富豪,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全力阻止特區政府投資未來。反對派最希望看到香港停滯不前,停止一切基建投資,科研投資,讓香港被內地城市一個接一個地超越,以顯示特區政府的無能。只可惜,部分建制派中人看不到反對派提倡全民派錢的目的是為了阻止特區政府對未來的投資,以破壞香港的前途。投資未來是不能不做的事,「河套區」的空地已經空置了很久,不能不發展,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就有200億元是用來在「河套區」做土地平整工程。醫院也不能不建,人口老化,特區政府不可能不投資於未來的醫療系統。還有,香港勞工界都希望能早日廢除強積金與長期服務金對沖的規定,要廢除規定,特區政府也必須拿錢出來做補償。財政盈餘再多,扣除了上述必須做的事,再扣除特區政府的經常性開支,還有多少剩餘?如果把這些剩餘全部用來平均分派給所有的香港居民,就不可能有錢給中產扣稅或免差餉,不可能給領取綜援者派多一些錢,不可能給老人家多派生果金......當然,有人天真地以為特區政府的盈餘真的是多得不得了,給中產扣稅,給窮人多派綜援金,給老人多派生果金之餘,仍可以全民派錢,每人派7,000元。錯的,選擇性派錢與全民派錢是很難同時存在並令人滿意,真要選擇性派錢同時全民派錢,則全民派錢的金額一定很少,如果全民派錢所派的金額少,反對派又會群起攻擊,指金額太少,視全民如乞丐。

﹛﹛苤嫁珨棒1‵2えㄗ偌橚彄匼數‵親ㄘㄛ珨3棒﹝橚彄匼え蚚衾釵囀祑都楷談﹜秏趙祥謎﹜釵朒睿苤嫁號郕﹝蝗督﹝傖刳輕3‵6えㄗ偌橚彄匼數‵親ㄘㄛ珨3棒﹝

敆傑厙|敆傑嫘畦萇弝軞怢唳佯齾苶劼陔厙掘2007032瘍|誑薊厙弝泭誹醴督昢ㄗAVSPㄘ勍褫痐瘍ㄩ1012645崝硉萇陓珛昢冪茠勍褫痐ㄩ劼B2-20130370唳享驨驐滷憩魙憲钂秘З騫蚙粥磃邦橐帠З褖衿嗌佯齾ㄛむ坻跺﹜郪眽帤冪勍褫ㄛ祥腕蛌婥﹝ 楊薺盓厥ㄩ峎岍肅(敆傑)薺呇岈昢垀麻峞勴薺呇13905102188轎孮汒隴ㄩ掛厙桴垀膳腎﹜蛌婥腔跪笱詨璃﹜芞え歙衄褫蕞懂埭ㄛ醴腔岆峈賸換畦載嗣腔陓洘ㄛ甜祥測桶敆傑嫘畦萇弝軞怢夤萸ㄛ掛厙祥創童森濬詨璃н佬倛玥鐘炭髕蟭﹝

﹛﹛﹛﹛奀瑞D306A﹛﹛奀瑞306B﹛﹛奀瑞D306寀岆隅弇衾ш講趙﹜峚倰趙腔冪撳倰陬倰﹝

﹛﹛﹛﹛Y導屏槱秩鱧鱉鷇乳萭瓜з覕啥汴Yㄘㄛ遜岆棘俶ㄗXXㄘ腔SRY價秪﹝遙晟眳ㄛ祫屾珋婓艘懂ㄛ茧衄Y導屏樀Ё妅秈俴埽議銩眻寋者齞﹝筍毀徹懂砑ㄛY導屏撗8б韜斛剒腔導屏ㄛ淏蝝嬼痋元魊儱瓟昃硪灩提滿停狊嘔閨胑導屏撋霰晁婞祥豯繳傴﹝

﹛﹛籀眢欄船祥岆珨毞倛傖腔ㄛ載祥褫夔籵徹Ч秶渠囥珨狟赽賤樵﹝﹛﹛笢馱厙捅諍祫醴ヶㄛ刓陲捈怢觸す⑹馱頗頗埜蚥需督昢縐魂雄妗珋域縐10000桲ㄛ腎暮10183﹝

﹛﹛襬h腔坋嬝湮善ㄡㄟㄠㄧ爛ㄛ笢靆禨l桯腔粽瓦{D眒霑憩ㄛ陔れc奻腔笢醽蝥挋繻F測趙陔摞最室繰醴﹝

﹛﹛控儔昹桴啎數楷冞藏諦勀ㄛ啎數善湛勀ㄛ崝羲蹈陬22蹈,諦霜翋猁眕痑笣﹜昹假﹜擘笣﹜惘憐﹜挕荻脹源砃峈翋﹝控儔鰍桴啎數楷冞藏諦勀ㄛ啎數善湛勀ㄛ崝羲蹈陬13蹈ㄛ諦霜翋猁眕撳鰍﹜棖﹜捈怢﹜假④﹜慇嫌梆昹峈翋﹝淏堎坋拻啋秖誹徹綴ㄛ沺繚窒藷茩懂誹綴腔菴疏殿最諦霜詢瑕ㄛ諦霜詢瑕眕悝汜霜﹜昢馱霜峈翋ㄛ跪陬桴崝巖刱掉蚡蕭瓥龒噶﹜痴枍脹笭萸詣弇薯講ㄛ悵梤藏諦假屎鹿輛堤桴﹝控儔桴儅憤迵華源奪巹頗﹜蝠籵巹脹窒藷僱籵ㄛ崝樓堤逤陬﹜珗啤鼠蝠陬杅講ㄛ悵梤珗潔善湛腔藏諦夔劂辦厒燭羲陬桴﹝

呥閣瑵饡簆鶷3銑牮ㄛ筍耋堤賸奻扴寞隅垀測桶腔⑸岊﹝